• 注册
  • 潜水

    潜水到底有多少种死法?(含事故分析+安全措施)

    潜水到底有多少种死法?

    每次谈这个题目的时候,很多不潜水的和休闲潜水的朋友都表示“喂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好吗”;但是所有严肃的潜水员都不讳谈死,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有一种“I don't mind going this way”的感觉。美国scuba diving杂志有一栏目专门对潜水安全事故案例进行分析。里面包括了各种不同水平的潜水员犯的各种错误,有些教训甚至是以生命的代价换来得。

    一、缺乏训练,回天乏术

    Dave前两周刚刚完成了他的开放水域潜水员课程并拿到了证书,他还不到19岁 ,他梦想以潜水为自己的职业。他想尽快成为一个潜水教练,然后他可以去世界各地潜水。他翻阅潜水杂志,观看电视节目并上网阅读潜水冒险及探险的报道,列出了他梦想去潜水的地方。他的潜伴Roy和Clarence比他早几个月时间开始潜水,他们都比Dave大一岁。

    事故

    早晨的空气比水温稍有温暖,平静的风和明媚的阳光伴随着潜水船出发。潜水长描述说,他们会在一个水下的峭壁处潜水,这个潜点的底部深度会急剧下降到1000英尺(300米)或更深。他们哥仨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们想做一个深潜。他们三个人在其他潜水员前最快下水。他们不希望任何人询问他们的这次深潜的潜水计划。一旦他们都在水中,他们就以他们最快的速度向下游去。低于100英尺(30米)后基本看不见什么,但他们继续下潜。他们都没有达到过如此深的深度。当四周变得很暗时,他们终于停了下来。尽管他的注意力变得很难集中,Dave还是看了看他的潜水电脑表,显示他们的深度是227英尺(69米)。他的脑袋感觉晕眩。这三个潜水员都感到氮醉的效果。他们在那个深度只停了不到一分钟,并同意上升些深度,希望这种氮醉带来的不适感会消失。他们回到了190英尺(60米),并趋于平稳。

     

    当Dave发现自己没气时,他不知所措。他疑惑于为什么他的调节器一点气都出不来。他很快环顾四周,找到Roy。他游向潜伴,做了“我没气了”的手势,也就是他几周前上课时学到的,用手割喉咙的手势。Roy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把自己的备用气源给了Dave。当他们控制了局势,就开始进行上升。这时Clarence游了过来,他也没气了!Dave把备用气源给了Clarence,然后他自己游向水面。Dave从170英尺(51米)直接上升到水面。Roy和Clarence则紧跟在后。由于他们的空气有限,在上升到水面前也没有进行安全停止或任何形式的减压停留。他俩一眼就看到了潜水船船员在抢救Dave的过程。他已经失去意识,浮于在水面。船员们的抢救没有成功,Dave在当地医院宣告不治。

    分析

    这些潜水员在规划和准备潜水中犯了一系列的错误。对于他们试图进行的潜水缺乏经验和必要装备。除了“深潜”之外他们没有真正的目标,也不知道在那样的深度气瓶的供给会有什么变化。水下没有警察,没人会在水下阻止那些犯傻的潜水员,无论我们对深度潜水的建议深度和准备指导是怎样,没有人会强制执行那些事,那些只是“建议”和“指导”。至于潜水员,我们必须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明智的决定停在哪个深度。那些物理定律是潜水员无法改变的。他们到达的深度那几乎是8个大气压的压强。每个潜水员初学者都知道,环境压强的增加减少了气瓶供气的时间。

     

    换句话说,在这些深度,气瓶只能维持潜水员相对在水面八分之一的时间,实际上,当你考虑到他们游下来的运动量,情绪的兴奋和紧张,这些都将提高他们对空气的消耗率。这些潜水员决定在此刻做出深潜和刷新个人的深度记录,他们从来没有受过适当的训练,他们不明白氮醉或着他们呼吸压缩空气的毒性。他们也不知道如何规划减压停留,他们也没有足够的气瓶来供应他们需要进行的这些停留。就因为这些,他们中的一人付出了最宝贵的代价。 Dave的尸检结果没有公布,所以我们不知道死亡的真正原因。很可能他溺水。没有空气供给的时间过久,他可能窒息,失去了知觉。另两个潜水员还活着,他们都回到了水里进行了一些“在水再受压”的操作,尽管这很难有所帮助,因为这可能只是在船员为Dave尝试心肺复苏术并召回其他潜水员的几分钟时间。一旦船要离开,他们不得不离开水中回到船上。

     

    Clarence带着减压病的症状上了船,他之后也在高压氧舱治疗了几次,但至今仍有后遗症。Clarence回到水面后没有得到供给纯氧的措施,这应该是潜水员发生减压事故后进行的标准急救措施。Roy没有表现出减压病的任何迹象或症状。我们不知道为什么Clarence受到了严厉的“攻击”,而Roy却安然无恙。潜水图表和计算机算法都是计算减压可能性中非常保守的数学模型,它们无法计算潜水员在特定时间的个体差异。Roy幸免于难并不意味着他不容易患减压病。也许有一天,他也会是中招的那个。

    安全措施

    1,在限制范围内潜水。超出这些限制潜水需要额外的培训,更多的设备和额外的气体供应。

    2,做好潜水计划。即使在有限的深度内,也要做好周全的计划。一个模糊的目标,比如“去更深的地方”,不是一个计划。

    3,寻求培训。在你打算进行超过自己限制的潜水,先寻求更多的培训和累积经验。

    4,了解应急程序。接受潜水急救训练可以让你可以应对潜水中的紧急状况。

    by Eric Douglas
    Ash译
    文章来源: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lessons-life 
     

    二、无法返回的洞穴潜水

    完整的洞穴潜水员认证包含三步:

    1,洞室潜水员认证Cavern diver;

    2,洞穴潜水员概述Introduction to caver diver;

    3,完整洞穴潜水员Full cave diver。认证要求为18周岁,AOW认证,50次潜水记录

    Wally在佛罗里达州中部长大,从小就听大人说着洞穴系统和地下水道的故事。但直到最近,他才有时间和钱去学潜水。他曾去海外潜水,但他真正想做的事是探索他家乡的水下洞穴。Wally没有足够的钱去参加完整洞穴的认证或购买必要的洞穴潜水设备。目前为止,他还只是一个洞室潜水员。

    事故

    Wally的潜伴打来电话说他能在周末搞到两个推进器,他们都知道他们想去的地方。特定的洞穴系统只开放给合格的洞穴潜水员,但他们认识在那工作的人,他们写下名字并声称已经完成了他们的洞穴潜水员课程,只是还没有收到认证卡。经过一番交谈和编故事,他们都被允许进入洞穴系统潜水。两个潜水员都感到非常高兴。

     

    在进入洞穴前,他们在洞穴外的开放水域花了几分钟熟悉了下如何使用推进器,他们在那打圈假装自己是超级英雄。在快速进行装备检查后,他们发动了推进器进入了洞穴。起初,他们走的是洞穴内的主线。推进器的速度使他们很快就超过了主线的覆盖范围。在游览洞穴20分钟后,Wally示意他的潜伴,他还有一半的气。在潜水前,他们的共识是用气超过三分之一就要返回。(译者注:洞潜供气三分法,即全部气体的三分之一入洞,三分之一出洞,还有三分之一作为紧急情况的备用)Wally没有意识到他已经超过了极限。发现Wally存气不足时,他的潜伴的存气其实也不多了。他们都感到焦虑,希望尽快回到水面,他们想起了那些洞潜过程中气体管理和使用安全线的经验教训。他们知道他们已经超过了极限,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处在一个危险的境地。

     

    Wally的潜伴在他前面大约25英尺(7.5米)的距离,Wally可以看到他手电的光线。他们两个都把推进器开到了最快速度。Wally还担心着另一件事,他不知道推进器的电池在全功率的状态下还能撑多久。他越来越紧张,想回到水面上。

     

    当Wally看到他潜伴的脚蹼擦到了底部的淤泥,他放开了推进器扳机。扬起的淤泥使得他什么也看不见,他不想撞到岩壁,所以他只好等着。这个洞穴系统的水是流动的,但也花费了些时间才让淤泥在次沉淀下来。Wally期望看到他的潜伴在淤泥的另一边等着他。他想待会跟他说,要小心底下的淤泥。

     

    当Wally德能见度恢复,他开始向前移动,小心翼翼地寻找他潜伴的光。但他没有找到,他意识到他被抛下了,而且明白他不知道返回到洞穴出口的线路。

     

    有经验的洞穴潜水员在几个小时后才找到Wally的尸体并带回水面。即使他们知道Wally在哪,他们也无法在他空气耗尽前找到他。他们在离开洞口近2000英尺(600米)距离的洞穴内才找到Wally。他的气瓶是空的。

    分析

    Wally和他的潜伴犯了一系列的错误,Wally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只学了一点点的知识,却进行了远远超出自己能力的潜水实践。他们谎报自己的经验来获得进入的许可。也未曾对基本的洞穴潜水技术有所了解,充足的气源和备用设备对洞穴潜水员来说绝对是必要的。他们用推进器探索一个自己没有去过的洞穴系统,也不知道推进器能使用多远的距离。洞穴潜水员通常遵循三分之一的气体管理规则,而Wally用到一半才折返,这使他对于可能的危险没有任何空气储备。

     

    所有这些错误都互相影响,最终导致了事故的发生。一个小小的闪失,不会导致严重的问题,但是,连续几个判断的失误,就可以使之致命。尤其是在恐慌发生时。在Wally的案例中,他在折返点就因为存气不足变得紧张,在后来的淤泥事件可能使他更加紧张。虽然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发生了什么事,但很有可能Wally已经失去理智。恐慌,使他无力自救。

    安全措施

    1,没有适当的训练和必要的装备前,不要进入一个洞穴系统。不要为了美景付出生命的代价。

    2,熟悉所有你使用的设备,尤其是在危急的情况下如何合理使用它们。

    3,不要为了去某个潜点而编造谎言。潜水前自己要做好充分准备。

    by Eric Douglas
    Ash译
    文章来源: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lessons-life 
     

    三、分开潜水

    Tiffany是新潜水员,尽全力使自己在潜水时放松和享受。她和Scott约会有几个月了,她知道如果她想继续约他,她一定得尝试潜水。Scott是一个狂热的潜水员,总是告诉她自己潜水时的故事和历险。他要Tiffany去考潜水证很多次了,而她现在终于得到了她的开放水域认证。虽然Tiffany没有幽闭恐惧症,也不觉得害怕,但她还是有点不自在,尤其是现在,他们往近海潜水船游去。

    事故

    Scott亲切地向其他潜水员朋友介绍Tiffany,并解释说,这只是她第二次出海潜水。在潜水长介绍完潜点后,Scott和Tiffany讨论了他们的潜水计划。Scott喜欢使用较大的气瓶,尤其是深潜时。他背着90立方英尺的气瓶,而Tiffany用的则是较小的63立方英尺的气瓶。Scott和Tiffany解释道,她的肺容量较小,在相同的深度下,他们俩的消耗气瓶里空气的比率会很接近。然而,他们一致认为,如果Tiffany在Scott之前到达压力表的折返点,她可以独自游回到船上,然后他也可以自己完成剩下的潜水。

     

    开始潜水时,Scott和Tiffany下潜到90英尺(27米),潜点有流,但是不大,他们先是顶着流前进,约15分钟后,转身顺着洋流回头找锚线,上升到60至65英尺(19米)。当Tiffany查看她的压力表,意识到空气不足时,她还有大概500psi(35帕)的空气。她已经达到了约定的残压值,所以她告诉Scott她需要上升回水面了。他打手势示意OK,然后指出了锚线的方向。Scott表示,他的气瓶还剩很多,所以想在水下多待一会。Tiffany点点头,游向了他指明的方向。Scott看着她游了一段距离,然后把就把注意力转回自己的潜水了。

     

    十几分钟后,Scott完成了他的潜水,在15英尺(5米)三分钟安全停留后浮出了水面。当Scott登上船,他发现Tiffany不在船上。他慌了,开始问有没有人见过她,但没人见过。船员们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开始搜索。几个小时后,Tiffany的尸体在海底被找到。

    分析

    在技术潜水和洞穴潜水的论坛里有一种说法“任何潜水员可以以任何理由中止任何潜水。”这意味着任何时候一对潜伴进行潜水时,其中一个决定中止潜水,这两个潜水员都必须停止潜水。至少在水下这点是无容置疑的,两人必须同时升水。然而这个信条在休闲潜水时常常被无视。虽然休闲潜水课程里一直强调整个潜水过程中你和你的潜伴需要待在一起,但是这条规定常常被潜水员违反。

     

    当两个潜水员像Scott和Tiffany那样潜水术水平相差很大时,缺乏经验的潜水员被认为是完全依赖于经验丰富的潜水员。这也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经验丰富的潜水员在水下出现问题时没有潜伴可以依靠。我们永远不会知道Tiffany和Scott分开后发生了什么后,但她再也没有回到船上。最有可能的情况是Tiffany迷路了,惊慌了,然后淹死了。

     

    当Tiffany的尸体被发现时,她的空气耗尽,但配重仍在身上。像Scott那样稍有经验的潜水员本可以帮她导航找到锚线和潜水船。或者说,如果他们不能在水下找到锚线,他也可以轻松地帮她完成升水的操作,回到水面,再找到潜水船。如果Tiffany和Scott在那次潜水时始终在一起,她可能今天还活着。

    安全措施

    1 ,潜水员和潜伴需要始终待在一起,除非潜水员受过单独潜水的训练,且有单独潜水的必要装备。潜伴在水下应该保持沟通。

    2,潜水员可以以任何理由中止潜水。这点不要在水下争辩这点。如果你的潜伴表示要中止这次潜水,那你们需要在一起,同时升水回到水面。

    3,潜水计划应考虑到每个潜水员的技术水平。潜伴需要对折回时的残压值达成共识。(通常为500 psi,或者50帕)

    by Eric Douglas
    Ash译
    文章来源: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lessons-life 
     

    四、要命的水下摄影

    Claude, 32岁 ,喜欢潜水,但这不是他的激情所在。即使他是一个相当新的潜水员,才拿到AOW认证,他已经厌倦了下水观光。然而,当他开始水下摄影时,一切都改变了。在当地潜水俱乐部的水下摄比赛中他已获奖好几次。他开始梦想作为一个水下摄影师并周游世界。他和他的朋友们达成一致:他们会一起开始潜水,当Claude找到了他想拍照的地儿,他就脱队去拍照。

    事故

    这片人工鱼礁在这温暖的热带水域近20年,充满的生命的活力。小生物活动在珊瑚礁附近,而较大的鱼类则在外围巡游。Claude喜欢这个潜点的多样性。他在这几乎可以找到各种生物。尽管沉船是100英尺深的水中,但水很清,阳光很容易通过通透海水照到底部。

     

    Claude和他的朋友们从潜水船下水。他们作为一个团体一起开始潜水。他一直陪着他们,直到大家都到了浮球标记处。然后,他们分头行动,2对潜水员按照DM的建议顶流向沉船的一侧游去。Claude则回去。搜索了一会儿后,他扎进珊瑚礁的一个角落里开始了拍照。

     

    当Claude试图从他的调节器呼吸,却发吸不上气来时,他感觉很困惑。他环顾四周,在想是不是有人在和他开玩笑。当第二次尝试还是吸不上气时,他开始感到恐慌。他没有了空气。他四处寻求帮助,并开始向水面游去。他终于看到了另一名潜水员在锚绳处做缓慢的上升,他于是快速地游了过去。在恐慌和匆忙中,Claude甚至踢掉了一个脚蹼,二级头也从嘴中吐了出来。那个潜水员很快意识到Claude遇到了危险。他把他救援气瓶的二级头拉了出来并游向Claude。他们在60英尺(18米)的深度会合,那个潜水员不得不把二级头塞到Claude的嘴里帮助他建立呼吸。

     

    但只进行了短短的几次呼吸,Claude就似乎失去了知觉,并且没有了呼吸。潜水员卸掉了Claude的配重把他带回到水面。Claude在往当地医院的运输途中被宣告死亡。

    分析

    Claude忘了潜水的基本规则之一,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为了专心进行水下摄影,他忽略了一切其他因素,包括查看自己的残气表。

     

    就像Claude一样,许多水下摄影师基本上都是独自潜水。为了安全地独自潜水,潜水员需要额外的培训和设备。Claude应该再准备一个独立的救援气瓶。而且,他应该熟练使用切换主/备气瓶。

     

    Claude的死亡可能是因为他上升过程引发的空气栓塞,但因为他在大约60英尺(18米)的深度就失去了知觉,所以溺亡的可能性更大。溺亡的定义是:当浸没在液体中后,因窒息导致的死亡。这并不意味着他吸入大量的水或者说他的肺部充满液体。很多时候,当有人淹死时,他只吸入一茶匙左右的水。但气道中的流体足以引发喉痉挛:喉痉挛关闭并封闭气道。这是人体为了防止吸入大量的水所进行的应激反应,但如果情况得不到迅速处理,它也可能会导致人体因窒息而死亡。

    安全措施

    1,定时查看自己的残压表。在水下用尽空气是不合理的。没有任何一张水下摄影的作品值得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养成习惯,每隔几分钟扫一眼你的残压表。或者你也可以考虑购买显示残压的电脑表或者一个可以在视野内显示残压信息的面镜。

    2,如果你不准备单独潜水,找到兴趣类似潜伴一起下水。

    3,如果你想进行单独潜水,花时间学习并投资必要的装备来确保自己的安全。

    4,对紧急情况进行演练。让你有充分准备来应对实际发生的紧急状况。

    by Eric Douglas
    Ash译
    文章来源:
    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basic-skills/out-breath-0

    五、出发还是留下

    四位潜水员朋友的潜水经验各不相同,他们的年龄从20多岁到50岁。他们在星期五下午到达了这个热带小镇,这里以平静的水面,相对容易的水下条件而闻名,他们计划整个周末都进行潜水活动。但在星期六上午,他们了解到,由于天气原因当地旅游组织把所有主要的潜水船都叫停了。但他们还是决定去潜水,他们去潜店一家一家的问,直到他们找到了一家愿意带他们出海潜水的。

    事故

    这四位潜水员加入了一个带客人去浮潜的小船,船上有几名浮潜游客和两个潜导,他们出发去一个知名的离岸沙洲。船驶进一个浅海湾,浮潜的游客和一名潜导在那下水了。潜水员们则和另一名潜导继续前往至一个较深的海域计划进行一小时的潜水。还没等他们到达潜水点,船的发动机发生故障熄了火,船只任凭海风和海浪的摆布。当潜导在那努力的重启引擎时,潜水员们惊讶地意识到,他们包的这艘船没有无线电,没有信号发射装置,没有淡水,甚至连船锚也没有,他们聚在船尾讨论他们的选择。他们评估:潜水船在迅速的漂离陆地,海况并不是“那样糟糕”,他们应该有能力游回刚才那几个浮潜游客所在的沙洲。所以,尽管潜导强烈反对,四位潜水员最终决定离开潜导和小船,游回陆地。

     

    在这个时候,带队浮潜的潜导已经发现了船抛锚这个意外情况。他让浮潜的游客待在沙滩上,自己试图游回潜水船。虽然他并没有成功回到船上,但海浪把他冲到了一个很小的,有人居住的岛屿,那里有电话。他打电话报警,并描述了事故情况。夜幕降临,巡逻队找到了这名潜导,并立即开始与当地的潜水船和前来协助的海军事开始搜索和救援行动。巡逻队找到了在沙滩的浮潜游客然后继续寻找船只和失踪潜水员。二十四小时后,在一整天没有食物或淡水的情况下,在船上的那名潜导随着洋流漂到了另一个岛屿,他弃船游到了岛上,并在那报警并描述了其余信息。

     

    失踪潜水员是在星期六中午之前下的水,现在已经接近星期日晚上,情况看起来很糟糕。根据潜导所描述的漂离方向和着陆点的信息,地方人员继续搜救,直到星期一傍晚,在搜救开始超过50小时之后,第一个失踪的潜水员才被发现,从他们最初失踪地方已经漂离了近23.5英里。不久之后,剩下的三个潜水员也被找到。不幸的是,他们中唯一一个没穿潜水服的女性潜水员已经曝晒致死。其余的潜水员则身患严重脱水,体温过低,食入海水和二度晒伤,他们被救援队送往当地医院,并接受治疗。

    分析

    和很多意外的发生一样,这次潜水从开始之前就是个错误。在得知预报说海况会恶化时,这些潜水员应该中止他们的潜水计划,并规划岸上活动。但盲目的坚持蒙蔽了他们的安全意识,任何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出海的船只极有可能存在安全隐患,如果他们检查船的执照,或者调查船和船员的声誉,他们会发现这船的运营执照关联了很多违法行为。该船最近才回到试用期,并因缺乏安全设备被正式斥责。

     

    一旦他们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危机四伏的海上,这个团体犯了他们第三个致命的错误。任何船只,即使它因引擎无法工作而被扔在海上随波逐流,它也是一个庇护所让你远离曝晒和低温。并且,它的目标更大,更容易在搜救过程中被发现。一般来说,待在船上是更好选择,除非船只的沉没迫在眉睫。在水面上观测距离会比实际的看起来近很多,即使是相对较短的距离,在海况较差的情况下都不利于游泳。

     

    最后,即使是在热带海域,体温的迅速下降和低温都可能是致命的每次潜水都穿要潜水服,即使是薄的防晒服,都可以减慢体温下降的过程,并提供一定的保护来远离阳光和海洋生物的伤害。在这次事故中死亡的潜水员,她身体非常健康而且比其他潜水员都年轻,但她没穿潜水服下水,也没有任何防晒措施, 而那一系列糟糕的决定,则加剧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安全措施

    1,切勿使用没有锚,没有任何信号和通信装置的船去潜水。

    2,请留意海上的天气警告。他们被称为警告是有原因的。

    3,听取当地潜店/潜导的意见。你付钱给他们是要得到他们的建议和服务的。

    4,海上遇到危险时待在船上,除非船快要沉了。船只在海上能提供保护,并使你更容易被找到。

    5,携带大量的淡水。说不准原计划四个小时的船潜被拖到一整天呢。

    6,穿防晒服。以防万一。

    by Eric Douglas
    Ash译
    文章来源:
    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basic-skills/lessons-life-should-we-stay-or-should-we-go

    六、羞于求救

    Randy30多岁是个有经验的潜水者。他经常周末前往当地的潜水点,每年还会有一次一周的潜水之旅—-可能的话甚至一年几次—-从五年前考过认证后至今他有超过300次的潜水记录。

    事故

    那次下潜是在一次几年前沉没的人工珊瑚礁上,Randy还没有潜过这里。他曾经试过几次,但都因为天气或其他原因中途搁浅。他没在场时Tom已经潜过这里并给他讲过在水里的见闻,所以Randy想亲自看看水里的风光。

     

    和数多潜水日一样,那天天刚亮,他们就拖着他们的潜水装备出现在码头上。签完放行表格之后,他们登船航行了半个小时。潜点的天气是典型的适合潜水的天气,水流轻缓,浪高2-3英尺(0.6-0.9米),没有什么他们无法应付的状况。潜水长介绍说潜水点离沙滩130英尺(40米),沉船上大部分有趣的地方集中在100-120英尺(30-36米)深的范围内。

     

    因Tom之前到过这里,所以下水后他游在前面。他向Randy展示沉船的特点并引导他到最佳地点观看。他们悄悄进入机舱,游过切割区寻找着生活在昏暗的走廊里的海洋生物。搜索了20分钟后,他们回到了锚线处并开始慢慢的向水面上升。

     

    Tom注意到,整个潜水过程中Randy都滞留在后面,好像游得很费力。然而每当他转身的时候,看上去又一切正常。Randy从未向Tom示意他在挣扎或者装备出了问题。探索沉船时Tom也从未慢下来。因为那是个很大的潜水点,Tom想要确保让Randy看到沉船的全部面貌。

     

    在船锚处快速做了几个手势两人一致同意是时候返回水面了,之后两个人却各有各的心思。Tom顺着锚线在上面领航,慢慢地上升到他的安全点的深度。起初他还向下张望看着沉船消失在视线里,但当他到达中间点的时候,他将注意力转向了水面。他一直喜欢寻找从别处游来的鲨鱼和梭鱼。他最后一次看到Randy是在大约40英尺(12米)的深度。Tom一个人回到水面;而Randy再也回不来了。

    分析

    在潜点和周边区域广泛搜索了六个小时之后,Randy的尸体被找到了。即便Tom立即通知船长Randy不见了,也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们才能展开全面的搜索。潜水长立即下了水看是否能在锚线附近或沉船上找到Randy,但他穿的装备无法进行长时间搜索。而其他的潜水员—-所有人都氮负荷过量—-需要长时间的水面休息时间排出积蓄在体内的氮气,才能再次下水。还要过上一段时间救生员才能带上足够的空气补给和其他用于减压潜水的装备到达现场。

     

    Randy的尸体被带回水面时,他的压力瓶是空的,一只脚蹼也断了,身上还带着负重。医疗鉴定符合溺水特征。后来才确定在这次潜水中Randy同时犯了几个错误,综合在一起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我们无从知晓他什么时候弄坏了他的脚蹼,但Tom说整个潜水过程中Randy无法正常跟上速度。就好像他的脚蹼总是快要掉下来一样,导致他在挣扎而且越游越慢。很容易能得出结论,脚蹼的问题让他分心而没有注意去检查他的压力表和监控空气补给。在紧张的形式下,加上装备的负重还要尽力赶上Tom可能导致他的空气消耗的更快。要是在潜水过程中他表明出现问题了,Tom本可以带他多潜几次。相反,Tom却想一次看遍整个船骸。

     

    此外,由于Randy和Tom以往太看重谁的空气剩的多,Randy可能不太好意思告诉她的朋友他的空气不多了,即便最后在升水过程中他确实注意到了。要是他向潜伴寻求帮助,很可能他能坚持回到水面。虽然一个潜水员在潜水时永远不该做使用同伴的备用气源的打算,但当你确实遇到了问题,要记得,你还有你的潜伴。

     

    知道最后,Randy仍然带着负重装备。当他失去意识,身体开始下沉并且随着水流漂离了锚线。搜救员不得不寻找了很大的范围才发现他的尸体。当意识到有麻烦的时候如果Randy卸掉了身上的负重,在无意识的时他的身体会浮到水面上。他仍然有可能获救。

    安全措施

    1、监控你的空气给氧。在深处耗尽空气是一个常见的致命原因,但也是最容易避免的事情。

    2、在紧急情况下卸下你身上的负重。无论在水面还是水下,如果你发现有麻烦了,扔掉你的lead。太多时候潜水者被发现死在水底时身上还背着负重。

    3、与使用空气频率相同的潜伴一起潜水,如果有必要,戴大一点的气瓶。当一个潜水者能够下潜的时间比另一个明显长很多时,他们两个是不相匹配的。这会导致两人之间各自侧重点不同从而引发问题。

    4、遇到问题不要害怕与你的潜伴沟通。你的潜伴会帮助你的。装备故障时有发生,不值得你为它们丢掉性命。

    5、留意你的潜伴并注意潜在的问题。当有问题时伸出援手是成为一个好的潜伴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另一个潜水者尚未意识到之前,潜伴能及时发现例如漏气或缠绕等这些潜在的问题。在潜伴身边并不时观察你的潜伴,就能避免这些潜在问题。

    by Eric Douglas
    Charles译
    文章来源:
    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lessons-life/lessons-life-fatal-one-way-trip-bottom

    七、不服从带来的灾难

    Al和Ray彼此并不熟悉。Al今年35岁而Ray只有19岁。Al有自己的全职工作并已成家,Ray还单身,是个做兼职的学生。因两人都对潜水狂热,于是他们在潜水考证课程中结成潜伴。

    事故

    那天早上,Al和Ray入住宾馆时,他们看到了一些潜水员在那个洞穴里面潜水时的照片,两人当即都表示出了对洞潜的兴趣,但教练告诉他们需要有更多的潜水经验之后,他们才能参加洞潜资质课程。教练解释说这个课程会教会他们如何安全的进入洞穴。在周日早上最后一次开放水域潜水检验过后,教练告诉Al和Ray,他会在下午带其他同学潜一两次。教练解释说,因为二人已经都是认证潜水员了,所以不用再在教练监护下潜水,但下午的潜水依然欢迎两位加入。

     

    Al和Ray告诉教练他们打算全程跟随教练和学生一起潜水。然而私下里他们却决定要是教练要去他们已经潜过的地方,二人将会离队单独去探险。那天下午,教练向Al,Ray和其他学生介绍了他们所要前往的freshwater spring(淡水泉)的情况。他强调说,你们都还未取得洞潜资格或还没有为洞潜做好准备,所以不能进入潜水地的那个洞穴,未做洞潜计划或未经过洞潜训练的潜水员会死在那里。

     

    在泉水开放水域部分,Al和Ray跟随教练和学员大概10分钟的时间,但他们很快发现都是以前潜过的地方。当教练注意力集中在学员们身上的时候,Al和Ray脱队单干了。教练并未留意他们已经离队,当他意识到他们不见了也并没有太惊讶。

     

    在独自探索了泉水的开放水域区域之后,Al和Ray游到了那个洞穴的入口。淡水从绵延数英里的地下洞穴涌出,大多数洞穴都是这种大片的石灰岩床构造。这片区域的很多洞穴都有人探寻过,多数人都安全的返回了———但,不是所有的人。分别进入洞穴,两个人都很小心。他们缓慢的移动,让眼睛适应逐渐变暗的光线。

     

    两人都没有带电筒; 泉水的管理人员 禁止潜水员携带潜水电筒,此举就是为了防止未经过洞潜训练的潜水员进入洞穴。Al和Ray相顾彼此,笑了笑,感受着新鲜刺激的快感,和那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兴奋。他们在洞中游的越来越远,相互追赶着。当Ray意识到他已经看不到洞穴的出口时,他们知道有麻烦了!Ray抓住Al的脚蹼以引起Al的注意。Al转过身来,Ray做着手势表示不知那条路通往出口。Al耸耸肩—-他也不知道。

     

    两位潜水员都死在了洞穴里。两个人的尸体第二天在距离洞穴出口大约500英尺的距离被发现。

    分析

    死亡原因被判定为“被困洞穴,因空气不足溺亡”同时,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和选择也是导致两人死亡的推动因素。任何时候当你进入一个封闭的环境—也就是说有某些东西挡在你和水面之间—你已经超出了通常意义上的休闲潜水。洞潜、沉船潜水和冰下潜水都在这一范畴。同样也包括减压潜水,你所在的地方也许能看到水面,但是需要减压以防止直接上升。通常开放水域资质课程并不训练潜水员去处理封闭环境。每一种不同的封闭环境下都有专门的课程去针对其环境的特殊性。

     

    由于Al和Ray都没能生还,我们无从知道在最后几分钟里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们很容易想象出来。他们寻找了几分钟,设法找到出处的路,变得越来越紧张。而后惊慌失措,呼吸变的沉重,动作开始不协调。这并不是他们死亡的原因,Ray的头部有挫伤,很可能是撞到了洞穴顶部或垂下来的岩石上。

     

    有人说当看到你的压力表降到了零,那你就死定了。Al和Ray在毫无事先准备的情况下进入洞穴,他们只能靠自己掌握命运了,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事实上,当潜入到红线区域,他们把最后的几分钟都花在了恐慌,害怕,盯着他们的压力表。他们知道快要死了,却什么也做不了。

    安全措施

    1,没有适当的训练和必要的装备前,不要进入一个洞穴系统。不要为了美景付出生命的代价。

     

    by Eric Douglas
    Leon@FunDiving译
    文章来源:
    http://www.fundiving.com/training/lesson-for-life/131

    八、巨浪滔天

    Mike 三十五六岁,是一位活跃的潜水教练。15年的潜水职业生涯里,他有数以千计的潜水经历,面临过各种恶劣环境,培养了数百名学生。在他不教学的时间里,Mike喜欢技术潜水,而他最新的爱好是高氧潜水。他身体健康,活跃的潜水也让他保持很好的身体状况。

    事故

    虽然Mike浪区潜水的经验很少,但当四个朋友计划在加州海滩附近的礁石区去潜水时,他还是高兴的接受了邀请。礁石区附近总有一些大浪,但下水的海滩是没什么浪的,所以潜水计划是通过浪区,游大概150码到达近岸的峭壁,然后下潜。

     

    当大家赶到海边时候,发现浪比预期的要大。评估了潜水条件后,两个潜水员决定中止潜水。Mike是组中最没有经验的潜水员,但他跟剩下两名潜水员谈完之后,经过短暂的考虑,他还是决定继续潜水。这三个潜水员迅速组装了设备,进行了安全检查。他们讨论了沟通流程,潜水计划,进入浪区的技巧,以及如果在浪区分散了该怎么做。

     

    三个人入水后,迅速放低自己,并试图穿越的疯狂的海浪。当Mike感受到水流冲刷他的巨大力量后,当时就震惊了,他很快意识到,他缺乏足够的重量来将自己固定在水底。他就像在一台巨大的洗衣机里,随着水流翻滚。他撞上几次水底后,他试图转身回海滩。为了在大浪里稳定自己的位置和方向,Mike深吸了一口气,才发现他的呼吸器进水了。海水和高氧气体的混合,让他想吐。

     

    Mike努力控制自己强烈的恶心,同时寻找备用二级头。Mike冲上水面,在下一波大浪卷来前快速进行一次深呼吸。当他再次被浪卷走时,他顺着气瓶边缘横扫,顺着软管寻回备用二级头,清洗之后,开始用它呼吸。由于开始的海水和高氧气体的化学反应灼伤他的口腔和喉咙,他的呼吸有一些难受。

     

    进水的呼吸器带来了一些麻烦,Mike最终还是稳定在沙滩底部,然后爬回了沙滩。两位没有下水的潜水员迅速帮他出水。一离开浪区,Mike就瘫倒了,他已经在这次的可怕体验和获取氧气的挣扎中耗尽了体力。体检发现,他的嘴和喉咙遭受轻微的化学灼伤,但是肺部没有问题。Mike将来还是可以潜水。

    分析

    像Mike这样经验丰富的潜水员常常是因为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而让自己惹祸上身。在这种情况下,Mike发现在加州海岸潜水需要特殊的技巧来处理异常高的大浪。他应该知道当两个当地经验丰富的潜水员做出了取消潜水的决定时,还决定潜水是不对的。

     

    他的循环呼吸器的检查表明,当Mike被大浪打到水底时,气罐接头处的软管破了,当他呼吸时,灌入的海水和高氧气体发生化学反应。这被称为“碱性鸡尾酒”(caustic cocktail,一种使用循环呼吸器的闭路潜水设备因为污染导致的腐蚀性伤害)循环呼吸器潜水员培训的时候,是学过如何应对这种威胁,但很少有人在这种苛刻的环境下处理这种危险。

     

    Mike控制住了自己的呕吐反应,寻回了他的备用呼吸器,然后到达海岸线,这是值得称赞的。Mike指出,是在循环呼吸课程上受到的严格训练救了他一命。“我很感激我的老师是这样严格的一个‘坏人’ ——他救了我一命。”

    安全措施

    1 ,潜水的时候,不要超越你的训练和掌握的技能。Mike的浪区潜水经验仅限于平静的条件,他更有经验的伙伴有丰富的浪区潜水经验,在他们看来可能不是很难的事情,但Mike应该认识到自己这方面经验缺乏。

    2 ,自负是致命的。Mike知道这次潜水超出了自己已有的经验水平,但他认为自己和当地潜水员有着相当的水平,所以还是决定尝试。他的常识和经验告诉他,选择一个风平浪静的一天潜水。

    3, 练习你的技能。Mike活了下来,因为他有很好的应急技能,能有效的处理问题。

    4, 恐慌是致命的。一个健康的潜水员无论遇到什么意外状况,只要他能控制局面,几乎都能存活下来。Mike在遇到状况的时候冷静了下来,这挽救了他的生命。

     

    by Michael Ange

    Weiwei@idiving译
    文章来源:
    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basic-skills/surfs

    九、无法呼吸

    Allison和Mary都已经40岁出头了,但都是非常活跃的潜水员,也喜欢在这项运动中和朋友们互相竞争。她们都还活跃于划船运动,有一条40英尺的船,她们也常常用这船去潜水。两个人都有AOW证书,有数百次的潜水记录,并且健康状况良好。

    事故

    在这次事故的前一周,两人失手把自己的船锚扔在了140英尺(42米)深的水中。他们的朋友在接下来的一周帮她们“补习”关于行船技巧。这次潜水则演变成一次寻回行动,她俩要证明女人的自我不能被轻易“击败”。当他们返回到现场,他们准备使用一个负载100磅重的提升袋来把船锚从海底的杂物中拽出来。这是Allison第一次使用提升袋,她花了很大的功夫折腾这个玩意,有两次几乎失去控制差点被提升袋拽到水面。在第四次尝试后,Allison终于让提升袋按计划上升。她没有计算在那个深度下四次给提升袋充气所花费的空气使用量,当她最终看到自己残压表上远远低于500磅(35帕)的数值时,她震惊了。

     

    意识到自己处在极度危险之中,Allison立刻开始上升,离开她所待的淤泥环境,她希望能找到Mary并进行补救措施。当能见度恢复,并看到在远处的Mary时,她迅速地游过去,就在她抓到潜伴的时候,她用尽了自己的空气,这是一个令人疯狂的信号。Mary把她的备用二级头来出来塞到Allison的嘴里,Allison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并且示意立即上升。当Allison的第二次呼吸时,吸到的居然全是海水,她完全陷入了恐慌之中,狂奔地向水面游去,忽略了所有的减压过程。当她冲破水面,Allison仍然紧紧咬着Mary的备用二级头的咬嘴。

     

    在水面上Allison连忙描述她已经跳过至少8分钟减压时间,她觉得不舒服。Mary要求Allison不要过度紧张并叫到船上的人扔条绳子给她们。Allison爬上梯子,并立即躺在甲板上吸氧气。玛丽爬上船后就立即开船回岸边。Allison在当地的一家小诊所内整夜进行观察,确认她的身体是否受到减压病的影响。

    分析

    和许多出了问题的潜水员一样,这一切都开始于过度的自负。无论潜水员曾在此之前有过任何经验或训练,或者是否有能力进行超出免减压极限的潜水。她们没有寻求别人的帮助而是尝试自己处理这个问题。对于在这个深度下的寻回任务是一个时间漫长的操作,潜水员两人至少应该携带额外的空气供应。

     

    在对Allison的潜水电脑表进行检查后发现,她实际上只是错过了四分钟减压时间,而不是她所宣称的10分钟,或是8分钟。她可能误读了她的电脑表,看到了总上升时间而不是减压时间。

     

    最后一点,Mary的装备没有得到适当的维护。它已经两年多没有进行维护了,最近一个月她才换了一个咬嘴。不幸的是,她没有正确绕紧扎带。然而,即使失去了咬嘴后,如果Allison停下来考虑目前的状况,她仍然有可能通过重新插入二级头或者用手来压紧二级头然后进行呼吸。尽管经历了这一系列的错误,Allison还是走了好运的,她在这个多灾多难的潜水中躲过了致命的伤害。

    安全措施

    1,维护您的装备。主要部件需要每年的定期维修,而那些微小的零件,你也应该经常检查。

    2,寻回潜水是相对的。即使在较浅的水中找回较轻的物件,都需要培训和实践。较重的物体,在更深的水里,培训则更加重要。承担寻回任务之前,学会使用任何专门的设备或技术。

    3,减压潜水,或潜在的减压潜水,还需要专门的培训和设备。在你尝试这些潜水之前,这两样都是必须的。

    4,把你的自负留在潜水袋中。(译者注:潜水袋拿出装备后就丢船上了,这里指:不要把你的自负带下水。)你的自负只会对你潜水的安全构成威胁。

    by Michael Ange

    Weiwei@idiving译
    文章来源:
    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basic-skills/out-breath-0

    十、了解你的身体极限

    Rex,41岁 ,最近在当地的湖泊拿到了开放水域认证(OW)。

    在培训过程中,Rex就着手预订了加勒比海的潜水之旅,他为此很兴奋。

    事故

    Rex在过去的4天内九次潜水,他的潜水深度没有超过70英尺(21米)。在每次潜水时他都进行安全停留,并用他的新潜水电脑监控自己的状态,他从未进入减压潜水状态。

     

    Rex的最后一次潜水是在42英尺(12米)的浅礁。他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在上水 30分钟后,他的左手及前臂感觉麻木,他以为他的胳膊只是暂时失去知觉了。同他的右手食指有些麻木,但只持续了五分钟左右。约一小时半以后,一切都恢复正常。他去观光,然后放松。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坐飞机回家。

     

    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潜水后的第26个小时,Rex登上了回家的航班。起飞后,Rex的左臂再次感到麻木。这一次不寻常的感觉延伸到他的上臂。他的整个手臂感到沉重,他的手臂关节也感觉很疼痛。

     

    在他第二个航班上,他的关节还是很疼,手臂的麻木感没有改变。Rex累了,所以他服用了一些非处方止痛药。

     

    第二天早上,Rex醒来时感觉头昏眼花,他的手肘也疼得厉害。Rex很快就预约了他的私人医生。他的医生进行了心电图和胸部X光检查。两项都显示正常,于是Rex被转送到当地的高压医师,医师决定了Rex很可能有减压病。

     

    在他最后一次潜水大约55小时之后,Rex送去美国海军减压仓进行两个疗程的治疗。他的症状逐渐得到缓解,在六个小时的治疗结束后,所有症状都消失了。他被建议一个月内不要再次潜水。

    分析

    减压病发生时,潜水中产生的气泡在人体组织或血液中形成。通常这些是氮气气泡,但它们也可以是氦气气泡如果潜水员使用了特殊的(惰性气体)气体气瓶。身体会对此有何反应,或者它们会导致什么问题,取决于气泡的大小,数量与形成的部位。减压病的症状可能会出现在30分钟内或长达24个小时内。

     

    完全消除减压病风险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要潜水。大多数潜水表和计算机算法的设计都有大约1%减压病风险,所以即使你保证待在计算出的深度/时间之内,你还是会有很小的患潜水减压病的风险。此外,图表和潜水电脑表不会吧人类的个体差异考虑进去,比如潜水员休息得如何,身体水合化水平,是否饮用酒精饮料或其他因素可能增加风险的因素。设备也不监测心率,摄氧量,运动水平,还有潜水员的体能。

     

    当潜水员诉说一个潜水相关的症状时,受过潜水医学培训的医师会对其神经功能进行评估:看是否有无力,麻木或刺痛等标志性症状。在Rex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时应该还有其他发现。

     

    Rex有一些症状,但还是做飞机回家了。关于多天多次潜水之进行飞行或进行海拔上升的行为标准是,在没有任何症状的情况下,建议在最后一次潜水的18小时之后。对潜水员来说,潜水后任何海拔上升行为都可能导致问题。身体的周边气压的减少会使血液或身体组织里更多的氮释放出来的。在商用客机的机舱里,会使用加压技术,但不会加压到海平面的气压水平。在Rex的案例里,飞机的机舱的气压降低使他的症状加重。

     

    对Rex来说,他得以痊愈。虽然减压病是罕见的,但它往往需要多种治疗手段,有的能痊愈,有的可能永远不会完全恢复。了解常见的症状,正确的描述症状并寻求对应的治疗都是至关重要的。

     

    通常情况下,潜水员会觉得患减压病是一件尴尬的事,好像是自己做错某件事,或违反了某项规则。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如果一个运动员扭伤了脚踝,给予休息和正确的治疗,就能重返赛场。减压病也是一样。

    安全措施

    1,了解减压病常见的症状和体征。

    2,立即报告减压病的任何症状。

    3,寻求潜水事故急救措施的培训。

    根据Divers Alert Network (DAN)的资料,减压病最常见的体征和症状,主要有:

    •疼痛,特别是关节或肌肉

    •麻木/感觉异常

    •疲劳/不适,恶心

    •眩晕/头晕

    •肌肉无力

    •精神状态的改变

    •肠道和膀胱问题

    by Eric Douglas
    Ash译
    文章来源: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lessons-life
     

     

    1
    1674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